搜索

《智能油田》跋:虚实无界,向数而生

分享到:

虚实无界、向数而生

——《智能油田》后记


◆ ◆ ◆ ◆



跋:虚实无界、向数而生


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老子《道德经,第四十章》


“我思故我在”( I think therefore I am),这是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数学家笛卡尔的一句名言。1999年上演的美国科幻电影《第十三层楼》(The thirteenth floor)开篇引用这句话。并以这句话作为主线贯穿整部影片,引发了人们关于虚拟与现实、生命与存在的诸多思考。影片的主要情节是计算机科学家汉农·富勒利用其超高的软件技术创造了一个高度逼真的虚拟世界,他和他的另外两个合作伙伴可以通过上载自己的大脑意识,进入虚拟世界中,成为虚拟世界中的某个人物,在虚拟世界中生活。直到某一天,虚拟世界中的人发现了他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而汉农·富勒本人也发现他自身所生活的世界原来也是更上一层世界的人造出来的虚拟世界。虚虚实实,真假莫辨。很容易让人想起红楼梦里的另一句名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是真是假、是有还是无,各自在心头


关于现实世界的“虚实”真相,可能从人类诞生之初就存在于大脑之中,海市蜃楼、神奇梦境、神话传说、宗教信仰等等都反映出古人对现实世界真实性的思考。佛教的教义对虚幻有比较透彻的论述,如《金刚经》中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心经》中提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等等。但这些大多在思辨的哲学层面或者宗教层面,只有当数字时代降临的时候,虚和实的问题才变成了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的问题。我们环顾四周,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虚拟的东西堂而皇之的走进了现实。“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古训,早已被虚拟现实技术击的粉碎,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宁愿相信“虚”的,宁愿沉浸在虚拟当中而怡然自得。


曾几何时,一股韩流吹遍大地,传来两个在古老的中国大地上从来未曾存在过的奇葩,一个是男人越来越娘,另一个就是疯狂的粉丝现象。


实在无法理解,仅仅在电视上或者手机视频上看过某个人几次,就会疯狂地成为他或者她的粉丝,甚至是抛弃学业和工作,痴迷的追随、追捧!


在电视上出现的莫不是演员之流,他们出镜的时候都是在“演”、在“装”,根本不是他本人,是一个虚假的偶像。在现实生活中怎么会产生如此强烈的痴迷情感?真假之间难道不是一清二楚吗?


近些年更是发展出了“虚拟偶像”,即数字人物或者虚拟人物成为偶像,并与商业品牌合作进一步发展出了“虚拟代言”。从2007年日本克里普敦未来传媒公司制作的“初音未来”,到2012年上海禾念公司制作的“洛天依”,网络虚拟偶像已然成为21世纪青年一代所追捧的新潮流。据统计,国内仅 2017年就诞生了 14名虚拟偶像,超过往年数量的总和;2018年,虚拟偶像及组合数量更是突破30位,横跨了音乐、漫画、游戏等多个领域。


虚拟偶像拥有一个人类偶像的所有特征:性别、年龄、爱好、特长、粉丝群等等。最著名的一个虚拟偶像叫Miquela,她于 2016年首次出现在 Instagram上,自称是一位巴西与西班牙混血的19岁音乐家、模特,粉丝现已超过 150万。她承接了包括 Prada和 Chanel等品牌的广告。上海禾念公司运营的虚拟歌姬洛天依,不仅举办过自己的演唱会,代言了肯德基、百雀羚等知名品牌,更是多次登上湖南、江苏卫视的舞台。2017年6月,洛天依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场线下演唱会,这场演唱会首批500 张SVIP 的内场票创造了3 分钟内售罄的成绩。

人们对一个人类自己创造的虚拟人物疯狂崇拜,这种现象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数字”的方式,证明了神是人造的理论。


1、虚实莫辨的游戏与生活

外电报道,日本的某电视台曾经开展过一次大范围的调查,调查年轻人的婚姻趋向,结果是不愿意结婚的毫无意外的占多数外,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更愿意和网络上虚拟的异性结婚的人居然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今年(2019年)的8月2日,安徽省绩溪县金沙派出所接到村民报警,称家养的鸡被偷。民警通过侦查,第二天将嫌疑人抓获。男子交代,因平时酷爱吃鸡游戏,路过鸡圈时突生联想,“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便偷了两只鸡。


2017年,源自俄罗斯的自杀性游戏——“蓝鲸”在互联网上像流感一样快速蔓延,导致全球3万多名年轻人相继自杀。


游戏成瘾、游戏低龄化,愤怒的妈妈们展开了和手机争夺孩子的艰苦战争。今年(2019年)5月份,世界卫生大会最新修订《国际疾病分类》,“游戏障碍”成为新增疾病,被纳入“成瘾行为所致障碍”疾病单元中。而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12月,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已达4.84亿,12岁~16岁青少年是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我国游戏成瘾患病率已达27.5%。


虚拟世界带来了完全不同的生活体验,网游的虚拟世界,恰恰是对现实世界的某种理想投射,一如白日梦,成了人生愿望的一种镜像化达成。网游既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解构,更是对世界现实的一种重构,它折叠了世界的时间,突破了时间的一维性;它穿越了世界的空间,砸碎了空间的三维性,网游的边际穷极了人类想象的边际。网游的超豪华、超震撼、超实感内容,如华美的画面,悦耳的音效,离奇的情节,刺激的挑战,以及玩伴交互聊天,团队协同作战,最终将玩家牢牢锁定在“经验值”的提升、“装备”的购置、“宝物”的获取上;一顿早餐远远不及一次网络游戏的诱惑。网游设置种种悬念,或在生死之际,或在成败之时,让玩家欲罢不能;网游纯属自愿,无胁迫,无责任,无拘束,网游的玩家之多、互动之捷、花样之巧、境域之广,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最大游乐场;网游既好玩又耐玩,以单位时间计,消费相对低廉;


游戏化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在客厅里玩游戏操纵的游戏手柄,和美国军方对恐怖分子实施斩首行动的操作方式似乎并无不同;手机游戏的触屏操作和许多无人驾驶汽车的触屏操作完全一样;写字楼里的白领员工,茶余饭后在办公桌上用鼠标操纵游戏,工厂里大型装置的控制台也同样是鼠标点击的模式。以游戏的方式工作,以游戏的方式生活,以游戏的方式治理公司乃至以游戏的方式发动战争,数字时代,游戏即人生。




2、虚实结合的新产业


——VR(虚拟现实系统)

虚拟现实是利用计算机技术生成一种具备多感知(包括视觉、听觉、力觉、触觉、运动感知、甚至包括味觉感知、嗅觉感知等)的模拟环境(如飞机驾驶舱、操作现场等),通过多种传感设备使用户“投入”到该虚拟的环境中,实现用户与该环境直接进行自然交互。理想的虚拟现实就是应该具有人所具有的全部感知功能,使人在其中,虚实莫辨。这种技术在培训、游戏等众多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建设了大型的虚拟现实地震数据解释系统,工作人员进入其中就好像进入了地下,可以用手“翻阅”地层、寻找断裂、储层、圈闭等油气藏存在的痕迹。在上海石化的智能工厂建设中,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建设了炼化企业大型机组的使用和维修培训系统,学员可以在虚拟环境中拆解装置,训练装置的使用技巧。在九江石化建设了全厂的数字模型,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可以模拟在全厂的各类装置中巡检,监控生产、发现问题。

随着数字化交付体系的建设,虚拟现实技术在工厂的安全生产和运行管理的各个层面应用会越来越广,虚拟工厂和现实工厂将构成“数字孪生”,二者互动操作,实现工厂的智能运营和“桌面工厂”。

前些日子去成都开会,应邀参观了西门子公司采用数字孪生技术建设的智能工厂,这个工厂是首先在计算机中设计构建了一个“五脏俱全”的数字工厂并开动运转,在运转过程中进行优化设计、优化流程、优化岗位、优化供应链,直至达到最佳效果后,再按照数字工厂的参数,在现实世界中开工建设真实的工厂,真实工厂投产后一举达到最佳的效率。之后工厂的每一次工艺调整、流程变化等任何改动,都是先在数字工厂中运行,查看效果进行优化后,才在现实工厂中落地实施。


从工厂到家庭、从娱乐到学习,无论是在上班时间,还是在8小时之外,无论你是否喜欢、是否接受,虚实结合已经是这个世界的现在的样子


——CPS(Cyber-Physical Systems赛博物理系统)


CPS是近些年非常流行的一个概念,其名字就是一个组合词,包含Cyber虚拟部分(应该的含义有:控制、通讯、协同、虚拟;而这些含义中都包含了计算)和Physical物理实体部分,意味着虚与实的融合,其本质是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融合系统。构成上,CPS是一个包含计算、网络和物理实体的复杂系统,通过3C(Computing、Communication、Control)技术的有机融合与深度协作,通过人机交互接口实现和物理进程的交互,使赛博空间以远程、可靠、实时、安全、协作和智能化的方式操控一个物理实体。


中国科学院何积丰院士指出:“CPS,从广义上理解,就是一个在环境感知的基础上,深度融合了计算、通信和控制能力的可控可信可扩展的网络化物理设备系统,它通过计算进程和物理进程相互影响的反馈循环,实现深度融合和实时交互,来增加或扩展新的功能,以安全、可靠、高效和实时的方式监测或者控制一个物理实体。CPS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信息世界和物理世界的完全融合,构建一个可控、可信、可扩展并且安全高效的CPS网络,并最终从根本上改变人类构建工程物理系统的方式。”


早在1992年,NASA由于太空探索需要率先提出并定义了CPS(Cyber–Physical Systems)的概念, 其后在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NSF-The 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美国国防部的推动下,将CPS技术从太空探索引入到军事领域,其无人机作战系统利用CPS技术随时获取了所需要的地空信息,在军事基地的控制端就可以对无人机侦察、打击所需要的各种要素进行评估,并进行了数字化的展示,进而控制数千公里外的无人机,对目标进行侦察、打击。


2005年5月,美国国会要求美国科学院评估美国的技术竞争力,并提出维持和提高这种竞争力的建议。5个月后,基于此项研究的《站在风暴之上》报告问世。在此基础上于2006年2月发布的《美国竞争力计划》则将赛博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s,CPS)列为重要的研究项目。2006年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NSF)将CPS技术列为其重要研究项目开展研究。2007年7月,美国总统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PCAST)在题为《挑战下的领先——竞争世界中的信息技术研发》的报告中列出了八大关键的信息技术,其中CPS位列首位。等到2013年德国工业4.0概念风靡全球,作为其基础支撑理念的CPS开始受到更加广泛关注,CPS正式走入产业界成为“智能制造”技术体系中的明星。


从智能制造系统中来看,CPS内容博大精深,它大到包括整个工业体系,小到一个简单的PLC控制器,是一切智能系统的基础。


CPS是多学科的融合,涉及跨学科的理论,将控制论的基本原理,机电一体化设计与流程科学融合在一起强调与外界的互联,包括通过互联网进行信息的采集和传递、包含控制的思想以及更高级的人工智能算法。


CPS与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以及嵌入式系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本质都是基于传感器、处理器、执行器、信息网络、云计算、大数据将现实的物理世界映射为虚拟的数字模型,通过基于高级算法的大数据分析,将最优的决策数据反馈给物理世界,优化物理世界运转效率,提升安全水平,最终实现的是制造模式的变革。




3、走向虚拟化的货币和金融


2019年10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首次深入阐述区块链,随后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消息,新闻联播播出近6分钟专题报道,央行拟发行数字货币DCEP消息频出,首先传导到数字货币市场,比特币领先暴涨,单日最高涨幅高达40%,实现8年来单日最大涨幅;接着A股市场百支区块链概念股接连涨停。人们对数字货币的热情空前高涨。


人类使用的货币“去实向虚”趋势由来已久。货币交换已经经历了五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物物交换和一般等价物交换,第二阶段是贵金属交换,第三阶段是纸币交换,第四阶段是电子货币,也就是大家常用的信用卡、借记卡等;第五阶段是数字货币阶段,如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


作为数字货币发展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给未来社会发展带来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区块链技术带来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智能合约、匿名性等特性,使人们相信区块链将会是一项颠覆性技术,第46届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将区块链与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一并列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经济学人》杂志曾在2015年10月的封面文章《信任的机器》中介绍区块链——“比特币背后的技术有可能改变经济运行的方式”。有人认为,区块链1.0定义货币,区块链2.0定义金融,区块链3.0 定义社会。


数字货币包括加密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加密数字货币是一种使用密码学原理来确保交易安全及控制交易单位创造的交易介质,可用于兑换法定货币,购买某些商品、服务或作为投资工具。以比特币和以太坊为代表的加密货币主要有以下特点:(1)交易成本低。与传统的银行转账、汇款等方式相比,数字货币交易不需要向第三方支付费用,因此适宜用作跨境支付;(2)交易速度快捷。数字货币并非由任何中心化机构发行,也不需要任何类似清算中心来处理数据,所以交易处理速度更快捷;(3)高度匿名性。交易双方可以在完全陌生的情况下完成交易,因此具有更高的匿名性;(4)货币数量固定。如比特币的总量为 2100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杜绝了通货膨胀的风险。


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各国央行也纷纷宣布将会推出基于国家信用、中心化的数字货币。2015年厄瓜多尔率先推出国家版数字货币,该举措不但能减少发行成本及增加便利性,还能让偏远地区无法拥有银行资源的民众也能通过数字化平台获得金融服务,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也在探讨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总体而言,发达国家出于金融稳定的考虑大多暂不考虑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而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国家为了金融普惠、突破制裁等原因,纷纷对法定数字货币持支持态度。


2019 年 6 月 18 日,Facebook重磅推出 Libra白皮书。在白皮书中,Libra 被定义为一种稳定的数字货币,拥有包括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在内的真实资产作为储备,正式的 Libra区块链将于 2020年推出。脸书携20亿用户推出的数字货币,必将对现有世界货币金融体系造成巨大冲击。消息一出,举世皆惊。欧洲多个国家纷纷公开表示抵制,美国匆忙启动了反垄断调查。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步伐迅速加快。据中国有关财经媒体报道,目前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基本研发完成,即将推出。基于DCEP的区块链跨境结算体系也会迅速搭建起来。中国人民银行将于2020年上半年,在部分城市全球首次示范运营法定的数字货币。

去中心化、货币数字化,这些技术带给社会的变化还有待观察,但货币的数字化、金融的数字化已经展露非常明显的趋势。




4、宇宙就是一台计算机——计算主义


计算主义(computationalism)是随着计算机兴起而兴起的新型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认知科学和人工智能中的主流研究范式。


现代意义上的计算主义思潮是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和计算机一同诞生的。大致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在计算主义初兴的第一阶段,主要认为人的智能或者心灵活动是一个计算过程。人类大脑的活动完全可以用“通用图灵机”(A. Turing,1950)来模拟,这也直接导致了人工智能这门新学科的诞生;在计算主义发展的第二阶段,人们开始把生命的本质看做是计算。冯。诺依曼(J. von Neumann)认为生命的本质是自我繁殖,并进而提出了“细胞自动机”模型。不只是计算机专家,甚至同时期的一些生物学家也接受了这一观点,1994年美国科学家阿德勒曼(L. M. Adleman)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直截了当地指出“是否可能存在一种由相互作用的生物细胞进行计算的液体计算机呢?答案是肯定的”;计算主义发展到当今的第三个阶段,人们开始把整个世界的本质看做是计算机,认为整个宇宙就是一个巨大的计算机系统,宇宙中的一切皆为计算。这也是计算主义的宇宙观。已故的著名物理学家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甚至提出“万物源于比特(It from bits)”。美国著名量子计算专家劳埃德(Seth Lloyd)认为宇宙是一个巨大的量子计算机,一旦我们对宇宙的规律有了全面的了解,我们就可以用一个量子计算机来模拟整个宇宙(《程序化的宇宙》,2006)。




5、数字生命与永生之梦


2019年6月28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二十三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于北京展览馆开幕,会上北京虚实科技发布了“AR Avatar虚拟生命系统”,提出利用数字技术每个人都可以构建自己的数字孪生生命体(Digital Twins),利用数字生命技术,实现“分身有术”“万物有灵”“长生有望”。定制的数字生命不仅可以永存永生、陪伴家人、慰籍相思、更可以走上讲台、走入工厂、走进会议室,走进各种工作岗位,成为合格的数字员工。更可以和物联网技术相结合,给自然界的万物赋能、赋灵,让它们开口说话、与人沟通。这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技术愿景,每个人都可以长生,都可以像孙大圣一样分身千万,工作不再紧迫、生活不再匆忙,我们可以在淡定从容中工作、生活、交友,细细品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人类重新回到了伊甸园。但这也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技术愿景,万物有灵!你能想象当你正在月光下漫步的时候,路过的路灯杆突然开口说话?每个人都将无所遁形,从日常生活的行踪,到自身健康的状况,再到工作中的际遇,都被全面的数字化,一个完全数字化了的你如影随形的在网络世界中“生存”,你将完全虚拟化、透明化。终于理解为什么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是赤裸的,因为未来的虚拟世界中你无法不赤裸!




6、爆炸的数世界——万物皆数


从计算机诞生那一天开始,一个虚拟的世界就开始形成,一开始还很小,但人们开始持之以恒的往这个虚拟世界里“添砖加瓦”,从几个字节(Byte),到千字节(KB)、兆字节(MB)

8 bit = 1 Byte 1字节

1024 B = 1 KB (KiloByte) 千字节

1024 KB = 1 MB (MegaByte) 兆字节

1024 MB = 1 GB (GigaByte) 吉字节

1024 GB = 1 TB (TeraByte) 太字节

1024 TB = 1 PB (PetaByte) 拍字节

1024 PB = 1 EB (ExaByte) 艾字节

1024 EB = 1 ZB (ZetaByte) 泽字节

1024 ZB = 1 YB (YottaByte) 尧字节

1024 YB = 1BB(Brontobyte)珀字节

1024 BB = 1 NB (NonaByte) 诺字节

1024 NB = 1 DB (DoggaByte)刀字节

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Kent Walker在一次演讲中提到:“近年来大数据正在以惊人的指数增长。随着计算机存储成本的下降,存储数据的量激增。截止到2000年,人类仅存储大约12 EB的数据,但如今,我们每天产生两2EB的数据。过去两年的时间里产生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数据。”


1ZB是10万亿亿字节,人类当前拥有的数据量大概在ZB的数量级。在所有的人造物中,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像数据这样的飞速增长,随着5G时代的到来、物联网的普及,人类产生数据的速度还将“爆炸式”加快,虚拟世界的规模将越来越大。这已经超越了人们对大数据的想象,我把这个即将到来的时代成为“超数据时代”


超数据时代的一个重要的新特征是“虚中生数”。以往的数据都是在现实世界中产生的,拍一张照片、记录一段对话、测量卫星到地球的距离等等,所有的数据都是真实世界的一个记录或者度量。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变,越来越多的数据是由虚拟世界产生的,比如虚拟机器人之间的对话、比如游戏中产生的一些数据。超数据时代,万物互联、虚实一体,世间万物都是超数据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7、油田数字生命体


今年早些时候,在金之钧院士组织下,一批油气领域的院士和专家济济一堂讨论未来石油工业的宏观发展方向,会上我代表信息技术领域提出的建设“油田智脑”的提案得到了专家们的肯定,未来的油藏是透明化的,未来的油田生产是物联网化的,未来的油气田勘探开发生产体系将会是全数字化的、模型化的,各种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将在油气田全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得到广泛应用。一个栩栩如生的“油田数字生命体”呼之欲出,数字化的躯体、模型化的心脏、自动化的四肢以及统领全局的油田智脑。这个油田是有生命的,是在不断成长的、她不断的优化不断的自我完善,这就是“油田数字生命体”,相当于现实中存在的油田的“数字孪生”。


未来随着物联网技术全面普及,数据采集技术走向自动化,油田数字生命体越来越完善,人类对油田的所有操作、交互都会在油田数字生命体上完成,这是两个生命的对话,将会更加流畅、更加深刻、更加高效,也会更加生动有趣。


构建油田数字生命体,把人们对油田认识的不断深化过程看作是这个生命体的成长过程。这种认识有更大宏大的科技视野。在人类认识地球的宏观框架下,油田不过是地球身体上的一个细胞,加深对这个细胞的认识,是我们认识脚下的这颗蓝色星球迈出的第一步。从油田扩展到盆地、扩展到一个板块再扩展到一个大陆,最后可以是整个星球。就像细胞学说的创立,首次论证了整个生物界在结构上的统一性、有力推动了生物学的发展一样,我们用数字生命体的眼光去看待和认识油田,必将对我们认识整个地球发挥巨大的推动作用。甚至对企业的转型发展也会出现颠覆性的革命,因为在当数字生命体成长到整个盆地大小的时候,在这个生命体中包含的就不仅仅是石油,可能有地热能、核能、氢能、水资源等各种资源、各种材料、各种珍贵的稀有金属等等,这些都将是企业转型发展的机会。地球是人类一切资源的根本来源,认识地球是人类的永恒课题,数字生命体这个“细胞”的发现,为人类认识“活体”地球开辟了新的篇章。




8、虚实融合、人生如诗


虚即空虚,空无所有;实即真实,真正实在。

虚实结合不仅仅存在于游戏、生活和工作中,更是一种高妙的艺术手法,就是把抽象的述说与具体的描写结合起来,或者是把眼前现实生活的描写与回忆、想象结合起来。有者为实,无者为虚;客观为实,主观为虚;当前为实,未来为虚;已知为实,未知为虚等等。读诗词常见虚实之景。品读毛泽东1965年5月写的《念奴娇·井冈山》就能感受虚实之妙:

参天万木,千百里,飞上南天奇岳。

故地重来何所见,多了楼台亭阁。

五井碑前,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

江山如画,古代曾云海绿。


弹指三十八年,人间变了,似天渊翻覆。

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

独有豪情,天际悬明月,风雷磅礴。

一声鸡唱,万怪烟消云落。


阔别38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词的上阕写重上井冈山的所见,广袤千里,古木参天,更有古迹名胜、人文建筑、纪念亭台、穿梭车流,眼前实景"江山如画"!


词的下阕虚写昔日井冈山风起云涌、枪林弹雨、"九死一生"的斗争场面,侧重回忆往昔和抒发豪情。全词前实景和后虚景、眼前所见与心中所想融为一体,妙笔生花,让人一咏三叹、悠然神往。虚实结合,人人都生活在诗词中!


虚从实出,实由虚造,虚实融合,向数而生。

智能油田也必将在数字化的洪流中日渐展露出数字生命体的蓬勃生机。这是一个虚实结合的世界,计算机中的数是虚的,但这个数字对应的现实世界确是实的。我们操作的数据体是虚的,但数据体驱动的机械设备是实的,我们建设智能油田就是要打造一个和现实世界中实实在在的油田精确对应的虚拟的数字生命体,并通过物联网、AI、平台化等数字技术,精心培育数字生命体,使其具备无比旺盛的强大生命力,他就会不断的结出果实,反哺企业。在这一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技术和智慧,也将有更广阔远大的应用前景,不仅为企业开辟可持续发展的新天地,更可以造福整个人类。正是:

出数海震苍穹,  

赋万物灵自生。  

浪滚滚“算”做主,

畴漠漠人无踪。  

想软件定世界,  

辞“比特”成孪生。

控可信“虚实体”,

出法随造化功。  


|
帮助信息
|
合作项目
|
版本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