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行业实践中来:华为的智能制造“懂行人”炼成记

分享到:

叠加“新基建”浪潮的智能制造,正在飞速狂奔、快速推进,越往深处走,“懂行人”对于智能制造行业的价值就越明显。

不久前,华为中国政企智能制造业务部总经理王剑伟发表署名文章《智能制造转型升级,与“懂行人”偕行》,在文章中,华为正是与智能制造行业客户一同前行的“懂行人”,希望携手行业伙伴,共同创造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新价值。

而从智能制造行业的现实需求来看,“懂行”的确已经成为“刚需”,率先完成理念和能力适配的华为中国政企业务正面对庞大的市场新机遇,也将帮助更多制造企业在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升级中走得更好、更快。

这一切,从华为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的密切合作中或可以得到印证,也成为了整个智能制造行业到底该怎么转型的新参考。

一、服务智能制造升级,“产品思维”需要升级到“业务思维”

过去很多技术服务都呈现典型的“产品思维”特点:把自己与制造业等客户严格区分开(甲乙方),把服务的内容整体打包成产品进行“交付”,完成约定的动作后,就等于卖了产品,收钱走人。

这种玩法,在制造业信息化发展初期有它存在的意义,但当整个行业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后,“产品思维”就显得有些不足了,已经难以适用于数字化转型的新诉求。

服务智能制造的科技企业,必须实现从“产品思维”到“业务思维”的升级转变(后者仍然包括前者的所有服务内容),在“懂技术”的基础上更要“懂行业”,深入客户企业业务一线、完成解决方案的落地。

汽车行业最为典型,在智能化、电动化、共享化、网联化的新时代,汽车的消费方式、产品形态、产业生态以及汽车产业商业模式都在发生变化,产业正面临颠覆性变革。一些典型表现如,智能网联汽车正逐渐成为全球汽车产业发展的战略制高点,智能驾驶、车路协同等的发展给出了单车制造之外的其他协同业务要求等等。

这种趋势,回过头来倒逼汽车企业在研发、生产、销售等环节实现彻底的重塑,而不再只是过去那样“小修小补”,否则很可能跟不上时代的需要——对很多大型车企而言,也可能“辜负”宏观产业升级赋予其的内在责任。

这时候,汽车企业必须寻求更懂业务的外部“伙伴”来支持,加上“新基建”自带的产业基础深度变革使命,从事汽车行业服务的To B企业必须从传统的设备提供商转变到行业解决方案提供商,即由单纯的“产品思维“转型升级到”业务思维“。

华为与一汽的深度合作,也是这种转变的典型案例。

这些年,随着一汽不断推动数字技术深入业务应用,其迫切需要加速数字技术与自身核心业务场景的深度融合,也提出了“数字驱动美妙出行”的新愿景。今年4月,一汽与华为签署数字化转型战略合作协议,其背后,是一汽在已有深度合作的基础之上,希望通过与“懂行”的伙伴合作,加速实现从汽车制造商向出行服务商的转变。

到目前为止,华为已经深度参与到一汽的研、产、供、销各个环节的数字化转型和升级当中。技术“内行”+业务“内行”,让华为成为了汽车行业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升级道路上的“懂行人”,并携手一汽加速前行。

二、四大“实践”积淀,推动华为“懂行人”人设坐实

从与一汽的深入、有效合作案例来看,四个方面的实践沉淀,已经推动华为成为政企行业领域的“懂行人”,也成为陪伴智能制造前行的“懂行”伙伴,将其剖析、罗列出来,或也能给予制造企业如何选择同路人的参考。

1、“降落伞”规则提供底层实践保障

在华为有这样一个原则:自己造的降落伞自己先跳。

当初与华为合作时,一汽相关负责人被问及原因,答复:华为自身也是一家制造型公司,并率先推进了数字化转型,更能理解一汽的业务需求和痛点。中国一汽数字化部总经理郭永锋表示:“华为自身就是制造企业转型的标杆“。

的确,多年以前,华为已经在技术与自身业务的双轮驱动下开启了数字化转型,完成了一站式体验、场景化服务、服务化平台、多云管理能力、运营指挥平台5件事情,底层ICT基础架构被重塑的同时又满足了业务运作的实际需要。

从成果来看,例如,在华为的制造中心,电压、电流等运营数据可以被挖掘从而及时发现并处理空耗问题;生产线情况被远程监控,一旦发现问题可以进行远程诊断并指导现场工人排障。

这些基于自身多年耕耘的数字化转型经验,结合发现核心业务场景需求的能力,正在被华为推广和复制到更多制造企业中去。

2、横向、纵向实践推动“自增强回路”

政企行业领域有明显的“自增强回路”现象,即实践得越多,实践带来的回馈就越强,推动ICT企业获得越来越多的认知、经验或者知识技能,最终又使得后续方案落地获得更广泛和深度的认可,“懂行”能力越来越强的回路就此形成。

这种“自增强回路”,从华为的行业实践来看,包括横向的广度,以及纵向的深度两个维度。

前者,华为多年来在服务政企客户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行业经验,推动解决方案体系不断完善、适应更多行业核心业务场景的需求。具体到制造行业来说,华为中国政企业务在国内已经服务超过5000家制造企业。

后者,体现在每一个制造案例的合作深度上。

仍然以一汽合作为典型,双方从核心业务场景出发,将一汽的核心能力从机械设计与制造转变到智能设备的软硬件开发上,尝试对企业运作模式、研发模式、制造模式、供应链模式等进行全面、深度的数字化重构。

这种深度改造带来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例如,由于一汽旗下部分汽车品牌50%的销售线索都来自线上,数字化直接提升了营销与服务能力;又例如,数字孪生技术使得新车研发成本降低、周期缩短;还例如,数字化工厂让产品开发流程和订单交付流程实现打通,为柔性供应链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现在,一汽的核心业务后续会逐渐迁移到与华为云Stack共同建设的数字化平台上,一汽众多核心系统都会逐渐被云化和集成,数据与服务得到对接,业务需求的变化可以被快速响应。

而随着双方合作的逐渐深化,加之“新基建”风向下传统制造变革越来越往深处走,今年以来,华为已经深入到了一汽更底层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上——帮助一汽实现智慧运营、节能减排、智能运维等能力的云数据中心项目已经上马,该中心建立后,一汽毫无疑问将获得发展新动能,而华为与一汽也将成功构建一个传统制造升级的“新基建”标杆范例。

可以说,横向和纵向的实践,推动华为在制造领域“懂行”的形象越来越显著。从实践开始滚动、不断强化对业务的理解,这与其他空有技术能力的平台在发展模式上有着本质不同。

3、从痛点出发延展数字化建设体系

只有从痛点出发,才能真正理解制造行业的难处,解决问题并创造更切中现实需要的价值。华为的场景化解决方案正是以解决客户核心业务痛点为出发点,攻克最实际的问题、打通智能制造的发展瓶颈。

在与一汽合作中,这种特征表现得尤为明显。

作为一个庞大的组织,一汽在进行生产活动时,大量应用有ERP、PLM等企业管理系统,还有出行服务、车辆远程控制等应用,业务规模越来越大后,数据更多、更复杂,原来的本地化数据中心模式难以为继。

一汽想启用混合云模式,但面临公有云与本地数据中心如何实现无缝衔接的痛点问题,最终华为云Stack解决了这一问题,避免了衔接的麻烦。实践中,华为云Stack帮助一汽的内部应用、公有云应用实现非常平顺的迁移。

这种针对性解决问题的方案,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帮助内部优化成本在40%以上。

华为类似的针对业务痛点的场景化解决方案还有很多,而这背后,如果没有长期耕耘和全身心投入,是不可能被实现的。

4、既有通用场景理解也回归企业个体

制造行业是一个流程长、门类繁多、应用场景复杂的行业,每个行业、每个企业的业务迥异、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千差万别,除了理解场景业务本身,不同企业也会因为本身的特点不同,或者面临的产业地位不同而有着多样的需求。

例如,作为国产汽车扛鼎企业之一,一汽近年来不断加大研发投入,这其中会碰到车型仿真计算需求,需要用高性能计算。华为与一汽合作过程中,将一汽自建的资源池与华为计算资源共同调度,计算效率提升了一倍左右,并大幅优化了投资成本。

此外,由于一汽在北京、南京、美国旧金山、德国慕尼黑都陆续建设了研发中心,所有产品设计软件都搬上了云,远程沟通就成为特定的需求。一汽最终选择使用华为云Fusion Access桌面云帮助研发平台远程协作——在疫情期间,这套系统的价值还被进一步凸显出来。

随着智能制造的深入,个体企业对这类个性化解决方案的索取会越来越明显。

三、“懂行”继续深入行业,华为还有这三个动作

时代在呼唤制造行业加速进行数字化转型,除了汽车行业,更多制造领域也需要“懂行”的伙伴,这个过程中,华为也在不断深化探索进程,往更多制造细分行业的深度渗透,同时不断强化自己“懂行”的底气。

一是,与客户一起不断探索新技术落地和业务创新。

在汽车制造领域,一汽是云、AI、5G等融合技术应用的先行者,红旗工厂是汽车行业中第一家实现了5G覆盖的工厂,设备信息通过5G切片技术实时上传。

除了汽车,在传统矿业,华为也已经有很深的耕耘,当下,华为携手众多“内行”的合作伙伴,基于智能视频、AI技术等在传统矿业进行业务创新探索,例如完成了20多个井下关键作业过程的标准化,包括探放水、人员安全、瓦斯抽采等的智能化,进一步保障作业安全。

当然,这背后的关键是华为首先是一家“懂技术”的企业。

二是,业务渗透除了制造主业,还往全链条延伸。

在一汽,华为助其实现了深度的数字化变革,从汽车研发,到企业管理、营销方式、出行服务,一汽将整个汽车链条都搬上了云,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再只是一部分试点、逐步覆盖全企业的过程,毕竟,时间和市场不等人。

又例如,在矿业,华为同样进行了类似的规划,例如帮助传统矿企打通采、掘、运、通、洗选等全部主要生产环节,实现全部主要生产环节的智能决策和自动运行。

显然,这些链条式延伸对“懂行”的要求更深度、更全面。

三是,强化生态协同,“懂行”与“内行”携手前行。

华为服务任何制造行业的过程,业都是生态协同的过程,其中有大量合作伙伴的身影,华为“懂行”,专注于行业数字化转型,也始终有着清晰且明确的业务边界,合作伙伴则展现“内行”优势,“懂行”+“内行”联合创新,更多制造企业转型才能更为顺利。

仅以汽车领域为例,华为已经拥有广泛的“内行”合作伙伴,并已经与启明信息(一汽旗下)、宁德时代、四维图新、上海博泰等在C-ITS(协同式智能交通系统)、C-AD(协同式自动驾驶)等领域积极创新,实现“聪明的车”+“智慧的路”,助力一汽加速转型升级。

这背后,是华为在生态方面的深厚积淀——当下,华为已经与1000余家解决方案伙伴联合推出1400余个联合解决方案。

结语

汽车作为主力制造行业,智能化、电动化、共享化、网联化正推动智能制造快步前行,而数字化汽车的生产制造,除了产品设计,更需要整个业务架构进行数字化转变,车企的竞争也将变成背后的数字化竞争。

这意味着车企要完成转型并取得行业领先优势,选择好“懂行”的伙伴就变得更为重要,华为中国政企业务的“懂行”价值将变得更为明显。

而视野放到整个智能制造,这种“懂行”的价值不仅限于汽车行业,整个制造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过程中,华为这样的“懂行热”,或是多数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最佳合作伙伴——产业升级的浪潮中,已经离不开“懂行人”的身影。

*此内容为【科技向令说】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
帮助信息
|
合作项目
|
版本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