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读犀牛工厂:消互、工互、智造的融合典范

分享到:

本文是解读犀牛工厂系列文章的第三篇,在解读犀牛工厂,是噱头还是未来?中,分析了服装产业链的特征,认为犀牛工厂代表着制造业未来的一种范式;解读犀牛工厂,阿里如何兑现“新制造”?一文从服装泛制造的角度解读犀牛工厂实现阿里提出的“新制造”的可能及路径。

    前面两篇文章主要侧重于技术方面对犀牛工厂进行了解读,具有铺垫作用,从本篇开始将从更宏观的视角来审查犀牛工厂会给整个业态带来什么模式上的创新,以及猜测阿里在这个方向上未来的路径又会是什么。

    在本系列文章第一篇,最后的结论是阿里要的是数据,不是衣服。因为数据或者信息是重构供求关系的关键环节,供求关系的改变不仅能够改变生产力,更有可能改变生产关系,或者改变财富的分配方式。从宏观的视角和仅仅从技术、产品的视角观察阿里犀牛工厂的未来,可能会得到截然不同的认知。作为社会制造的复杂系统,关系或者连接的价值远远超过形式和实体的价值,有关复杂系统的相关逻辑可参考智能制造,拉长了时间维度

    本文将从三个方面解读犀牛工厂未来可能的方向。

    首先,智能制造必须突破四面墙的限制才能实现真正的范式转换

    近几年,随着工业4.0的兴起,智能制造之风盛行,特别是软件和物联网技术应用到实体产业成为一种潮流和风尚。有关智能制造的讨论大部分还是局限在生产制造,甚至技术层面。没有突破企业四面墙的范围限制,很少真正地提高到社会经济关系层面进行深入研究。

    在智能制造如火如荼的时候,工业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又大造其势,特别是近几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风行一时,建设结果良莠不齐,那么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的关系是什么?是否能够融合在一起涌现出更复杂的业态,从而重构实体制造业,这是一个大胆且务实的想法。我认为犀牛工厂的重要目标就是实现智能制造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从而形成分布式、虚拟化的制造环境,我甚至不愿意用虚拟工厂来表达阿里对未来的布局,直接用制造环境这个更宽泛的词汇。

    记得在2016年我们为河南巧媳妇工程建设分布式工厂的时候,就已经做到在一个乡镇建立一个裁剪中心,在有闲散劳动力的村庄建立多个分布式车缝车间。通过物联网、信息技术实现分布式车间的融合。从而实现了从传统的一个工厂完成产品的所有制造流程到不同企业协同完成产品生产的模式转换。

    分布式工厂的规模不同,粒度不同,可以进行订单级分解,也可以进行流程级分解(我称之为工作岛)。当众多粒度不同的制造实体(可能是一个工厂、也可能是一条产线,甚至是几个家庭妇女组成的家庭作坊)通过产业互联网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具有巨大产能的产能共享池,这个产能池不仅可以生产不同品类的产品,甚至可以从质量、效率等多个维度对产能池中的实体进行精确画像。

    我一直强调,犀牛工厂仅仅是一个样板厂,就象房地产公司装修的样板房,房地产公司装修样板房时肯定极尽豪华之能事,但是业主真正装修的时候就未必完全按照样板房的样子进行。所以,在考察犀牛工厂的时候千万不要被眼花缭乱的吊挂、平板、AGV等看上去高大上的物化设备魅惑,这仅仅是呈现给观众的场景而已,未来的给您生产产品的工厂并不一定是这样。

    所以,犀牛工厂是未来不同粒度的分布式工厂的样板房,就是为了演示、测试分布式制造模式可行性的实验室。阿里真正的发力点一定是在业已存在的社会上的传统制造企业。犀牛工厂要的是通过产业互联网汇聚传统制造企业形成巨大的产能。按照这个猜测,阿里可以在半年内汇聚百万人的产能都是有可能的。有关这方面深入探讨将在后面的解读中再展开。

    其次,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实现F2C的直通式服务

    对于阿里来说,消费互联网就是电商平台,阿里经过多年对电子商务的深耕,对于电子商务的未来洞若观火,这点不容置疑。可以肯定的是阿里背后有行业高人存在,肯定对未来产业发展进行过深度的沙盘推演,意识到打通电子商务与实体制造是未来的必争之路。

    现在回过头来看阿里这几年大力鼓吹产业互联网,而不是跟技术更接近的工业互联网就能够清晰地阅读到阿里未来的发展路径。更不用说阿里在金融和物流方面的布局了,诸位可以想象一下,阿里物流输送的不是最终产品,而是制造产品的原材料或者在制品会是什么一番景象。

    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可以对最终用户进行画像,可以洞察消费趋势(时刻不要忘记,在经济领域,产品只有转化为使用价值才是产品制造的目的,交换价值仅仅具有交易价值),而产业互联网又能够对制造企业进行精确的画像,当两种画像摆在阿里大数据平台上时,阿里只要像搭积木一样把供需撮合完成后就实现了巨大的增值,实现了获取巨大利润的机会。阿里不造车,也不开车,它修高速公路,做合法的拦路抢劫者的生意多好。这种实时的、动态的、基于位置的优化等工厂分布策略将在下一篇解读中展开深度探讨。

    阿里玩的是数据,不是产品,玩的是比特,不是原子。但是通过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实现了比特到原子的变现,将会产生巨大的利益,这才应该是阿里感兴趣,也是最有诱惑力的方向。以无形的比特统摄有形的原子才是真正的“攻守道”,正如《道德经》中所讲“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是以虚驭实的经典应用模式。

    在经济社会,任何企业只有充分利用自己的长处才能获得最大的成功,就像德鲁克所认为的那样,任何人只能通过发挥自己的长处获得成功,不可能通过弥补自己的不足获得成功。制造显然不是阿里的强项,甚至连短板都不是,因为它根本没有兴趣参与制造。阿里的长处是对数字化的深度认知,可以说已经把数字玩得炉火纯青,而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融合时产生的海量有价值的数据是阿里最有兴趣的,从这个角度来理解马云讲的“未来机器用的是数据”才能感觉到他所站的高度,不是数据能替代电,而是数据决定让机器干什么,显然比怎么干的格局更高一筹。

    通过犀牛工厂融合消费互联网的需求和产业互联网的供应具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最后,消互、工互与智造的融合会涌现出崭新的物种

    我们从制造业为什么聚集在一起来解读消互、工互与智造融合后的变化。

    工厂之所以聚集在一起的原因主要是为了管理、物流、设备、人员等制造要素。如果制造业破解了这些约束,人人都可以在异地甚至家庭工作,没有必要聚集在一起。

    消互、工互以及智造的融合,可以认为管理的约束和物流的约束基本可以消除, 这就是我在解读犀牛工厂,阿里如何兑现“新制造”?中特别强调制造环节必须实现数字化甚至智能化的原因。当犀牛工厂磨合出在解读犀牛工厂,阿里如何兑现“新制造”?中提出的“九化”,基本上就可以实现管理的自动化。而快捷的社会物流破解了聚集工厂的物流约束,从而使分布式工厂成为可能,当然最初的模式可能是基于工厂的融合,未来的趋势则是基于工作岛或者工作单元的融合。

    这种分布式制造实体已经模糊了制造和服务的界限,会成为相互服务的关系,裁剪是为车缝服务,车缝是为裁剪服务,从而真正实现制造业服务化,并且在企业间建立起协作关系。

    这种分布式制造实体已经改变了产权关系,参与到犀牛工厂平台上的工厂的法律产权属于原来的企业主,使用权间接地让渡给阿里的运营平台。

    这种分布式制造实体已经改变了雇佣关系,阿里的数据平台成为供需双方的撮合交易平台,原来的雇佣关系转变为了合作关系。改变了传统的生产关系。

    这种分布式制造实体已经改变了传统的管理、技术关系,多个分布式实体可以共享平台提供的管理能力、技术能力乃至研发能力。实现郭朝晖教授总结的知识共享

    这些关系的改变,彻底打破了企业的边界,涌现出众多的崭新物种,建立一种全新的业态。

    所以,我认为犀牛工厂的模式有可能成为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融合的典范。

    在融合消互、工互和智造后,阿里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没有缝纫机的制衣厂,在阿里对客户洞悉的基础上,再附之以对传统企业进行适度升级、产能动态捕获、企业间泛在协同、供应链的弹性供给,最后统一物流以及金融的加持,将会成为一种崭新的生产组织模式。阿里将紧紧抓住工厂四面墙之外的两头,而绝对不是象很多自媒体看到的杭州工厂,可以这么认为,在我们解读阿里犀牛工厂时,犀牛实体工厂基本可以忽略,让你看到的仅仅是想让你看到的而已。有关万厂上云,重构产业链的详细解读敬请留意本公众号下一篇的解读。为了阅读方便,欢迎关注本公众号相互沟通交流。

【鸣谢】

   

|
帮助信息
|
合作项目
|
版本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