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读犀牛工厂:内循环的践行者还是搅局者?

分享到:

解读犀牛工厂第四篇解读犀牛工厂:万厂上云,重构产业链重点解读了产业链的重构,产业链的重构不仅仅涉及到利益分配,更为重要的是涉及到生产关系的问题。

    如果加工实体的粒度进一步细分,可能会激活巨大的劳动力市场,例如,需要照顾孩子的家庭妇女也可能会参与到实体生产过程。特别是通过产业互联网跨域融合不同的实体生产要素,能够解决城乡之间的信息鸿沟,解决劳动力便宜的偏远地区的管理不足的问题。

    本解读聚焦于产业链重构对内循环的价值,到底是践行者还是搅局者?我将从五个维度进行分析。

一、内循环何以可能?

    判断一种模式对内循环具有驱动作用还是阻碍作用,我们必须先从内循环是什么?以及内循环何以可能谈起。

    1、内循环是什么?

    所谓的内循环本质上就是扩大内需,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未来我国面临着巨大的出口压力,为了能够释放中国已经建立起来的巨大的产能,必须为这些产能找到释放口,否则会由于产能过剩造成企业无以为继的窘境。产能过剩是供需失衡矛盾的体现,需求不足造成产品的交换价值无法有效地转换为使用价值。内循环就是激发国内的有效需求,从而实现产品市场扩大化过程。

    在经济社会,需要不会自动地转化为需求,中国当前具有巨大的需要,但是并不意味着有巨大的需求(可参考李总理透露的中国购买力的信息),说白了,就是具有购买欲望的个体未必具有购买能力,只有具有购买能力的个体才是真正的需求方,才能真正地参与到市场的交易中,实现交换价值到使用价值的转换。

    2、内循环何以可能?

    如果希望把庞大的需要者群体转化为有效的需求者,方法只有两种,一:提高需要者的收入;二:降低产品价格。这跟股票交易的撮合过程具有同样的性质,只有当产品的销售价格落到购买者的接受区间后,交易方能达成,否则,需要永远无法转变为需求。

    我们解读犀牛工厂对内循环的作用就从这两个方面展开。

二、重构产业链是否能够降低产品成本

    产品成本的影响因素很多,本文仅仅从制造和交易的角度来观察产业链对产品成本的影响。

1、产业链优化能够提升制造要素的效率

    产业链重构的目的就是提升生产企业间的协作能力,提升企业间的协同效率,降低企业上下游间的效率损耗。通过产业互联网融合起来的企业能够加快产业链的供给速度,提升处理不确定性对产品成本的压力。

2、智能制造提升企业内部的协同效率

    在解读犀牛工厂:消互、工互、智造的融合典范中,重点提出了数字化工厂改造的“九化”,企业内部通过实施工厂的数字化、智能化,可以大大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制造中的管理成本。

3、电子商务降低产品的交易成本

    以淘宝为平台的电子商务可以降低产品的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

    犀牛工厂模式实现需求方、供应方、制造方的一站式服务,高效的协同提升交易效率的同时还能降低制造成本。从降低产品成本的角度来看,犀牛工厂模式能够有效激活市场需求,对内循环是促进者和践行者。

三、重构产业链是否能够提高需求者的收入?

    建立在融合工厂模型下的产业形态,其本质就是提升了生产组织的效率,无论是共享设计知识、共享技术技巧、共享管理资源等都成为可能,带来知识资源的高效利用的优势,当知识拥有者能够让自己的知识、技能在更广的范围内发挥作用时,其知识价值得到充分发挥,自然可以获得更高的经济回报,从而提升购买能力。

    同样地,作为劳动投入的生产者,由于在数字化环境中就已经实现了生产的优化处理,从而保证生产者可以获得最适合自己拥有的生产技能、劳动时间的生产任务,提升生产者的劳动价值,实现劳动者收入的提升,进而成为具有购买能力的需求方。

    重构产业链从效率优化的角度看,犀牛工厂的模式能够提高需求者的收入,对内循环应该是推动者。

四、重构产业链是否能够降低产品价格?

    影响产品价格的因素众多,仅仅从产业链重构带来社会效率提升的角度来看,确实能够降低产品价格,但是,这里存在一个悖论,是否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就意味着价格降低呢?或者说价格中除了成本因素外,其他的因素是否会因为产业链的变化随之降低呢?

    从参与到产业链企业的角度来看,重构产业链提升企业的效益是企业参与到产业链重构的动力,如果企业参与到犀牛工厂的平台而无法参与到利益分配中去,对于企业来说就失去了现实意义。那么如何在企业、员工和平台之间分享因为产业链重构获得的收益?这是对所有参与者的考验,在利益面前,阿里有多大的定力真的不好说,因为当参与企业降维成阿里的制造车间时,企业生死存亡就维系在阿里的订单分配系统中,这种现象与近期美国频频对中国企业进行无端的限制类似,当企业关键环节让渡给阿里,阿里是否对企业让渡出来的权力负责?如何负责?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明确的约定,甚至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护,那么效率提升带来的成本降低能否顺畅地流转到需求端,从而激活有效需求就成为一个不确定性问题。

    如果成本降低的收益仅仅被供应链上的企业分享而不能提升劳动者的收益或者降低至需求者可以承受的价格,那么对内循环非但不是推动者,更像一个破坏者。这不仅仅考验参与者的定力,更考验的是参与者的道德。

总结:践行者还是搅局者,皆在一念之间

    建立在重构产业链基础上的犀牛工厂,能够大大提高社会资源的效率,降低生产制造的成本。

    任何问题都具有两面性,在获得以上优势的同时,利益也聚集在一起,利益的分配原则决定了参与者的热情与信心,但是利益分配的权力毫无悬念的是在阿里一方。

    从社会组织的角度来看,与其利益分配被控制,倒不如根本不进行效率提升来的更好。因为,在利益面前,不能说道德靠不住,至少不能得到保证,因为皆在一念之间。

    利益得到公正的分配最有力的保证是引进竞争,所以,对于重构产业链的参与者的企业来说,期待着犀牛工厂模式的竞争者出现远远比期望得到犀牛工厂能够给您合理的利润更务实,也更保险

    那么,犀牛工厂的竞争者会是谁呢?京东、腾讯、拼多多、唯品会?我们拭目以待。

    解读犀牛工厂系列文章一共写了五篇,算是对观察犀牛工厂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是一个立的过程。接下来我会用更多时间思考如何破局的问题,探讨如何在垂直行业或者细分品类中建立竞争优势,以抗衡犀牛模式的攻击。如果对此感兴趣,可以点击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便第一时间接收到推送。


|
帮助信息
|
合作项目
|
版本说明